曾耀农: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开发思路与对策

2017-03-01 16:39 加入收藏

[内容提要]流经长沙市全境的浏阳河,既是一条文化之河,又是一条红色之河,流传着多少故事,哺育了多少英雄。一首优美的歌曲《浏阳河》,将其推向全国。但目前浏阳河尚缺乏整体开发。深挖文史元素,打造文化创意集聚带;注重生态保护,打造宜居宜游风光带;搞活市场经济,打造转型升级示范带。采取这些措施,将把浏阳河打造成为文化旅游经济带,为品质长沙建设添砖加瓦。

[关键词]浏阳河、文化旅游、品质城市

 

浏阳河是湘江的一级支流河,发源于罗霄山脉大围山北麓,有大溪河和小溪河两个源流。浏阳河又名浏渭河,位于湖南省东部,全长共234.8公里,流域面积4,665平方公里,流经浏阳市、长沙县、雨花区、芙蓉区、开福区及40多个乡镇。由于历史的原因,浏阳河一直没有得到全流域规划,最近才受到政府的重视进入开发商的视野。浏阳河开发受到许多记者的关注,撰写了系列报道发表,但还未引起学者的讨论。本文作者运用文化产业与城市设计相关理论,试图全面论述浏阳河的开发价值与对策,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我们预测:浏阳河旅游经济带就似“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少女,即将在世界舞台亮相。

一、浏阳河流域的文化旅游资源

浏阳河源头是大围山峡谷花门河,东起花门龙王潭瀑布,西至双江口杨树湾,全程7公里。顺水漂流,急流深潭密布,险峰、奇石、古树、鲜花、蓝天,白云倒映水面。其水文呈现出急、险、奇、美的特征。河中上游均为原生态森林所覆盖,整个河道没有污染,一年四季河水清澈。河床两岸是悬崖峭壁,峡谷内涓涓泉水汇集,晶莹剔透,冰凉刺骨。

1.悠久的历史文化底蕴

浏阳河自浏阳市跃龙乡车川塅进入长沙县五美乡小埠港村,经湘阴港、桃树湾、金潭、筒车棚入浏阳县柏加乡浏坪村,再入长沙县仙人市乡,经团然、石门、黄兴、榔梨等乡镇进入长沙市郊区东岸乡。1951年底,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专家曾在长沙“东郊五里牌”浏阳河畔发掘出原始社会早期人类以燧石打磨或以页岩卵石制成的石斧、石锛、石凿、石镞,用夹砂陶制作的绳纹陶鬲和一些残存的陶片。1957年,在长沙市东郊浏阳河边蔬菜公司基建工地发掘一大批原始人制作的石器,有斧、锛、镞、砺石等13件,还有陶豆、罐、纺轮、网坠和饰有绳纹方格纹以及多种花纹的铃形器、大口器、圆底器等等的记载,说明早在史前时期,浏阳河流域就有原始人类居住,并创造了丰富的原始文化。

1964年7月,以修复四羊方尊闻名全国的考古专家张欣如,被湖南省博物馆派往浏阳调查青铜器。经过野外勘察,张欣如在浏阳河转弯靠山的河旁高地樟树潭,竟发现一处巨大的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浏阳市樟树潭文化遗址。浏阳樟树潭文化遗址面积达1万平方米,文化层厚达1.5米,所出土新石器时期各类石器数量巨大。遗存文物显示,该遗址最早是从新石器时代龙山文化时期开始,历经至少1500余年,延续到西周晚期。又据该处遗址出土的大量石器粗坯和残断磨光石器,基本可断定,这是一处从新石器时期延续到商周晚期的中国早期工场遗址,换成现在时髦的话说,这里是一处年代极其久远的“老字号工业遗址”,开发价值巨大。

1972年-1974年的浏阳河畔马王堆文物考古大发现,震惊了全世界。1972年8月1日,日本共同社即转载新华社发出的一组照片,并发表评论,将马王堆考古发现誉为“与北京猿人并驾齐驱”,属于世界级的考古发现。当年一些日本科学家抓住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机,为了验证历史真实性,跟随田中首相到中国进行友好访问,意图获得几根马王堆女尸头发,并许以极高代价,最终为周恩来总理婉拒。马王堆文物和它的主人辛追老奶奶一家至今还为中国及全世界各地人们关注,有些外国游客专程来长沙参观、游览。

在浏阳河哺育下,近现代历史上先后涌现谭嗣同、唐才常等仁人志士及胡耀邦、王震、宋任穷、王首道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杨勇、李志民、李贞等30余位开国将军,以及欧阳予倩、娄师白等著名艺术家。其实,顺浏阳河而下,进入长沙县后,晚清经学家王先谦、民国元勋黄兴、中共“延安五老”之一徐特立等长沙籍历史名人均出生在浏阳河东岸。这些名人的故居大都保存完好,具有极高的文化旅游价值。胡耀邦故居、黄兴故居和徐特立故居均在浏阳河流域,成为红色旅游基地。徐特立故居位于浏阳河畔的长沙县五美乡观音塘,有大小房间19间,建筑面积581.7平方米,2013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如今游人如织,流连忘返。

伟大领袖毛泽东早期革命活动也与浏阳河紧密相连: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党的“八七会议”决定组织秋收起义,毛泽东同志来到浏阳河源头上庄,住在千秋塅瑶北大屋运筹帷幄,组织农民起义;1927年9月11日,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三团,从江西铜鼓出发,兵分三路,直逼浏阳白沙,首战告捷,旗开得胜,又向东门进发,随后秋收起义部队在文家市会师,决定进军井冈山,从此中国革命掀开了波澜壮阔的新篇章。这也是《浏阳河》歌中唱到的:从此“他指引着革命的方向”,后来更是“领导人民得解放”。浏阳河流域红色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值得后人认真去整理与开发。

离浏阳河流入湘江不远的开福寺是中国佛教重点开放寺院之一,为禅宗临济宗杨岐派著名寺院,始建于五代时期,距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当时马殷割据湖南,建立楚国,史称“马楚”。马氏以长沙为都城,在城北营建行宫,建有会春园,作为避暑之地,规模比较宏大。明代文人李冕曾题诗《开福寺》赞曰:“最爱招提景,天然入画屏。水光含镜碧,山色拥螺青。抱子猿归洞,冲云鹤下汀。从容坐来久,花落满闲庭”。美景多、故事多、快乐多的浏阳河,是长沙尚待开发的宝地,是祖先留给后人的福地,而在保护与开发时要有国际化、科学化与全局化思路。[1]

浏阳河流域有开福寺、马王堆汉墓、陶公庙、浏阳文庙、浏阳算学馆、孙隐山等古迹文物,在古代就是文人雅士观光、吟诗的首选之地,至今流传许多诗篇。浏阳河进入长沙城区后,则展示出一幅现代都市画卷。英国泰晤士河穿过伦敦市中心就有许多公园与铁路横跨河上,沿途有一系列码头、隧道和客栈,岸边建有世界金融中心,成为欧洲最繁华的商务区。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的开发应该学习泰晤士河的开发经验,注重工业遗址的保护与重生,将下游的工业厂房改造为文化产品生产与销售基地,就像北京的798文化产业园。

2.宝贵的旅游资源

浏阳河的“浏”,本意为“清澈、明亮”,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由于沿岸遍布厂房,缺乏污水处理设施,工业污染与过度开发让清澈的浏阳河原貌不存。2008年,湖南省政府启动了湘江流域治污工程,经过全市人民的不懈努力,浏阳河榔梨断面是二类水质,黑石渡和三角洲断面都是三类水质。浏阳河水经过自来水厂净化处理后能够直接饮用,恢复改革开放前的面貌。从五类到三类,浏阳河水质实现了从重度污染转变为良好的历史性改善。

为了保护芝加哥河的生态环境,美国出台了《密西根湖及芝加哥湖滨保护条例》,以法律的形式控制上游湖滨地区特殊地理环境、历史印迹和文化遗存,甚至对河岸的树林和草皮均有严格的要求。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的开发也应该借鉴美国的经验,制定地区性法律法规,重点保护浏阳河上游的生态环境,不至于因为开发而造成浏阳河的二次污染。

一位伟人和一首民歌赋予了浏阳河丰富的文化内涵。让浏阳河扬名天下的那首“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的歌词,是一位叫徐叔华的先生1950年在浏阳河畔参加土改时创作的。当时19岁的他随湘江文工团来到黎托乡潭阳洲,喝过几瓢浏阳河水后,忽看到住家的游五爹和孙子喜送公粮的情景,顿时有感而发,才情喷薄,连夜创作出歌词,后经朱立奇、唐璧光等先生配曲,并由著名歌唱家演唱,顿时传遍全国,在北京怀仁堂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赞赏。

新世纪以来,又有湘西“甜妹子”宋祖英用她甜美歌喉演唱的新民歌《又唱浏阳河》;不久之后,由李谷一友情客串、“超女”周笔畅用年轻大众喜爱的R&B方式演绎的第三代《浏阳河》升级版《浏阳河2008》,更使浏阳河扬名天下。在浏阳河畔,人们的生活方式或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但那支由浏阳河水哺育出来的《浏阳河》金曲,生生不息,不断被赋予时尚的意义,美丽而新鲜。坐享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人文名胜,浏阳河却一直默默无闻,本地人也不去游玩。虽有一首《浏阳河》唱遍海内外,外地游客慕名而来,却往往找寻不到歌中厚重浓郁的湖湘韵味与美丽风光,让人不免有“暴殄天物”的遗憾和焦虑。

政府要把湖湘文化融入浏阳河沿岸设计,尤其要开发高品质有特色的旅游景点、消费场馆、商业古街,既留得住乡愁,又看得见繁华,使其与浏阳河的自然风貌、人文民俗、文化遗产一道,为长沙再造一道黄金交通经济带,再添一项国家级的文化旅游产品,实现文化与经济的双赢,为国家中心城市建设添砖加瓦,为长江中游城市群树立样板。

二、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的开发难题

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的开发是千秋伟业,涉及到从中央到地方的发展思路,更涉及到浏阳河沿岸的浏阳市、长沙县、雨花区、芙蓉区、开福区的总体规划,面临着一系列的难题。

(一)顶层设计的问题

在浏阳河上游浏阳市,“浏阳花炮”产能超过世界份额70%,文化品牌价值达到1028亿元,居全国第七位。浏阳烟花在北京奥运、国庆60周年庆典、伦敦奥运等顶级节会精彩绽放,扛起了烟花创意文化的先锋大旗;拥有“全球唯一”美誉的浏阳菊花石,闪耀着湖湘文化的灵光,远销欧美,引领高端工艺美术的潮流,在全世界具有独一无二的文化价值和品牌地位。[2]浏阳市做好“红绿相间、山水灵动、名河歌转、焰火闪亮”的“浏阳河”立体旅游文章,打造“旅游新方向、中国大围山”的闪亮品牌,以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园、耀邦故里风景区为核心的红色旅游圈、瑞翔冰雪世界为核心的北区运动休闲圈、以赤马湖水上运动基地、以“浏阳烟花山水实景秀”为核心的城区综合体验旅游圈,将形成立体、动感、丰富的文化旅游新网络。建议市政府成立浏阳河文化旅游开发集团,赋予集团以统筹整个浏阳河建设的设计权力,面向国际著名设计公司招标,遴选最优秀的设计方案供政府选择,并登载在相关媒体,请市民提供修改意见,最终确定中标设计方案。

(二)资金筹措的问题

浏阳河文化产业园被评为长沙市首批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并列入长沙市文化产业倍增五年计划;“沿浏阳河文化创意产业带”被纳入长沙市文化产业“两区两带两主线”的发展格局;“智慧浏阳河”文化创意孵化基地被评为长沙市创业示范商圈,并作为典型经验予以推介。据了解,产业规划方案确定后,有意向的运营商可立即进场,对9.47公里的水面和河堤上36000多平方米的商业配套进行招商运营。估计整个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的建设需要千亿人民币,政府无力独立承担,建议在整体设计方案确立后,将部分建设项目分包给民营企业,充分发挥它们的建设积极性。

(三)环境保护的问题

浏阳湖又名株树桥水库,起于小河乡丁字湾(白茅河),横穿七宝山乡南部,止于高坪乡东端,全长30.5公里,水域面积10.7平方公里,最宽处1.2公里,最窄处仅10余米,蓄水量可达2.78亿立方米,浩浩荡荡气势雄伟,是长沙区域内面积最大的人工湖泊,建有全市最大的水电站,也是长沙城区主要的取水基地。从大坝出发前行,沿岸湖水萦回,港湾众多,湖心翠岛,星罗棋布。

溯水上行约4公里,有鳌鱼峡与升平峡两个奇观。两岸壁立,既有翟塘峡的凌俊,又有巫峡的幽丽。沿湖两岸奇峰中,有四座祭祀神袛的古庙。船行12公里,便到蒋埠江,江右岸的悬崖上有一座观神袛的古庙。庙宇古老,依石壁而建。有一对联曰:“座上莲花,沾尽西湖三月景;瓶中杨柳,分来南海一枝春。”庙距湖面约80米高,有窄窄的石级直达门口。庙虽僻于一角,因其“灵验”而香火不断,常有湘赣边界善男信女前来顶礼膜拜。

浏阳河的环境保护重点在上游地区,应将上游地区申请为国家级生态保护基地,沿河设立多个环境监测站,对于破坏环境的企业与个人予以坚决打击。

(四)违建拆迁的问题

浏阳河流域在市政府的统一指挥下掀起拆迁高潮,已基本拆除违章建筑。但是,浏阳河流域拆迁范围巨大,希望广大干部将其作为“两学一做”教育的重要工作,抓紧落实,尽职尽责,不要拖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带建设的后腿。

三、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的开发对策

2015年7月11日至12日,长沙举行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带顶层设计座谈会。中央党校副校长王东京,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前校长周其凤,知名学者易中天等教授组成的专家团出席座谈会,并考察了浏阳河文化建设。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易炼红会见了专家团成员。专家团成员纷纷就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发展提出自己的意见。王东京建议强化产业链意识,用市场化运作模式,让浏阳河既有看点,又有卖点;周其凤认为建设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带,视野要开阔,要有全球化意识,要站在湖湘文化的高度进行研究与设计;易中天提出,浏阳河的建设要可持续发展,不能做成简单的风光带,规划要从整体性、生态性、世界性、公共性4个方面考虑,树立设计产业为核心的百年发展蓝图,使子孙后代均受益。[3]

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经济带是长沙市的重点工程,其开发一定要站在世界高度,集中高端人才,搞好顶层设计,注重细节打磨,成为全国文化创意产业的样板工程。

(一) 深挖文史元素,打造文化创意集聚带

建设文艺村,讲好湖湘故事。浏阳河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是湖湘精神领军人物的工作与生活之地,留下了许多名人的足迹和传说。在浏阳河的开发建设中,要充分重视历史文化的保护、开发与建设,并将文化元素体现在设计与施工之中,重点在浏阳河两岸建设湖湘文化走廊,将历代有关浏阳河的诗词歌赋篆刻其中,形成以文化建设引领滨河产业带的繁荣,以滨河产业带的繁荣支撑文化建设的双核驱动格局。[4]建议在浏阳河两岸建设一批国有及民营博物馆、艺术馆,使游客观赏风光的同时,还可驻足于其中,了解浏阳河的历史与文化。

(二) 注重生态保护,打造宜居宜游风光带

巍巍大围山,九曲浏阳河,合奏出一首田园交响曲。浏阳其实就是一座“显山露水”的城市。[5]群山叠翠之间,是万壑争幽,掩映着多少流水溪流,穿越过多少美丽河湾。春天来了,那金黄的油菜花、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鲜艳的杜鹃花争奇斗艳,令游客目不暇接;夏天来了,扑进这清凉的山水之间,溯溪、漂流、摸鱼、露营只管放肆,使游客远离酷暑;秋天来了,层林尽染万山红遍,各种水果挂满枝头,让游客垂涎欲滴;冬天来了,大围山上银装素裹北国风光,高山雪场刺激体验,叫游客流连忘返。坚决制止生活污水流入河道,以生态溢出效应带动区域经济总量提升。浏阳河流经长沙县、雨花区、芙蓉区和开福区的河段目前是长沙市未被开发的成片城市滨水之地,以浏阳河第六湾、第七湾为核心,坐拥水岸线30多公里,以河两侧1公里为半径,总面积近100平方公里,风光秀丽,历史文化底蕴丰厚,是打造滨河文化旅游商务区的理想地段,适宜规划、建设宜居宜游风光带。[6]

(三) 搞活市场经济,打造转型升级示范带

根据国内外建设滨河城市的经验,产业繁荣是区域发展的客观指标和源头活水。响应中央提出的“大众创业,全民创新”号召,打造高新技术与文化创意产业集群。[7]调动全民参与建设浏阳河的积极性,引进民间资本,发挥市民积极性,鼓励民营企业合作建设高品质仿古商业街区和文化园区。要注重以市场的手段吸引文化团队、文化综合体、湘剧院、花鼓戏、特色小吃等有湖湘特色的载体有序融入浏阳河沿岸开发建设。[8]鼓励引进民间资本合作建设好高品质湘军文化园、湘茶文化园、湘绣文化园、水稻博物馆、汉文化古街、龙王庙民俗小吃街、柳子明故居等,将湖湘文化变成可消费、可休闲、可体验的现代城市资源。建议长沙市组织拍摄《浏阳河》的专题纪录片,开设浏阳河主题网站,在条件成熟时,拍摄几部讲述浏阳河沿岸人民生活的影视作品,向全国乃至全世界传播浏阳河的历史文化与美丽风光,形成品牌,扩大影响。


[参考文献]

[1]尹卫东,发展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的思考[N],长沙晚报,2015-8-7(1)

[2]浏阳河文化经济带需精心规划提升品质[N],长沙晚报,2015-3-12(3)

[3]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带建设顶层设计座谈会开幕[N],长沙晚报,2015-7-12(1)

[4]邹园,长沙芙蓉区打造浏阳河滨水文化产业带[N],湖南日报,2015-6-25(3)

[5]任波,浏阳河不得不说的成名史[N],长沙晚报,2015-6-30(5)

[6]周湘智:以湖湘文化走廊激活浏阳河滨河带开发[N],潇湘晨报,2015-5-5(3)

[7]开福区推进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带建设[N],长沙晚报,2015-10-20(1)

[8]献计浏阳河文化旅游产业带建设[N],湖南日报,2015-7-12(2)


(此文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长江中游城市群要素集聚、产业联动与区域协同创新机制研究”[15BJY040]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大数据时代湖南省文化产业的业态转型升级研究”[15YBA243]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曾耀农,男,1959年生,湖南长沙人,湖南商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硕导,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湖南省湘商文化研究基地专家主要研究方向为影视美学与传播美学、文化产业。


上一篇:湖南智库联盟简介
下一篇:没有了